【動區專題】反轉區塊運動——後區塊鏈時代,我們該做什麼?

0 35

反轉區塊運動 – 緣起

2018年,非如傳言所說的區塊鏈落地年,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篇【比特幣是個失敗的貨幣】是被多數人認同的,然而比特幣就是個新興宗教,本身雖有價值,中間卻有太多阻礙,讓比特幣在成為貨幣的這條路上遇到重重挑戰,甚至重新被定義成了「數字黃金」。

2019年,是決定今天區塊鏈「行與不行」的關鍵年。我們需要泡一個澡的時間,好好理清思緒,思考一些根本性的問題。而這件事,若只有一個人並不足夠。

在最初,三位新生代區塊鏈行動者發起了這個運動,動區也將參與推廣這樣的共筆運動,一場「反轉區塊」運動,一同反思區塊鏈為何進入瓶頸?要如何找到新的突破口?我們該怎麼做?

反轉區塊系列文將有四個主題,以四種不同角度來回答、反思重要的原則性問題。這是一場工程,也只是個開頭,為了幫助這個生態圈,我們需要更多有識之士的意見、想法,也歡迎與我們討論,作進一步的延伸。

反轉區塊系列:

動區將會在以下時段釋出這幾位新生代行動者發起的一系列反思運動:

  • 10/2(二)後區塊鏈時代,我們該做什麼? – By 果殼
  • 10/5(五)我們拋下的,是對去中心化的幻想 – By 果殼
  • 10/8(一)當幣圈泡沫幻滅後,該如何看待跌落神壇的區塊鏈文化? – By Benson
  • 10/11(四)區塊鏈是一場泡沫嗎?談談分散式金融科技的必然 – By Pei
  • 10/13(六)我們熟知的經濟與金融,將被區塊鏈引向何方? – By 財金哥&區塊妹

我們的目標

作為系列的首發篇,希望來思考兩個問題,將分為上下兩篇:

  1. 我們是如何走到這裡的?(上)
  2. 如何讓區塊鏈真正走向全世界?(下)

第二題是個困難的問題,但在討論未來之前,我們必須拋開既有經驗與框架 ,回頭看看過去跟現在,去瞭解到我們曾經誤解了什麼、現在缺乏了什麼?

我的目標是在思想與行動之間找到平衡點,為區塊鏈的未來提供其中一個解決方案。若我們無法知道區塊鏈需要的究竟是什麼,就無法進入下一個階段。

過去區塊鏈的三大溫床

很多人都認為,比特幣的出現是因為2008年金融海嘯,因為人們對於金融體系產生了高度的不信任,進而引導了中本聰發表比特幣論文,為了取代或突破既有金融體系。但這是個不完整的說法,忽略了過去區塊鏈的發展其實是有一個脈絡可循。

過去以來,讓區塊鏈這樣的技術架構持續發展,讓比特幣生態圈持續成長的溫床,其實有三大脈絡:

1. 黑客(Hacker)社區的協作

黑客( 又譯駭客),通常是指對電腦科學、程式碼及程式設計方面高度理解的族群。在區塊鏈的發展過程中,黑客社群的貢獻功不可沒。在網路時代裡,黑客社群已發展成網路上一群獨特的群體,有著異於常人的理想追求,也因而導出獨特的行為模式。

影片裡演講者為Denis Jaromil Rojo,是藝術家也是軟體工程師、黑客,致力於開源、多媒體及串流應用,並積極為國際上的弱勢族群發聲。

從這部影片,我們可以一窺黑客社區的道德觀與價值選擇。

黑客追求的理想為何,我認為很大一環為無政府主義(Anarchism),它是一種政治哲學思想,目的在於提升個人自由及廢除政府當局與其他管理機構,其基本立場是:

反對包括政府在內的一切統治和權威,提倡個體之間的自助關係,關注個體的自由和平等。

其實,「無政府」不一定代表無人管理狀態、虛無、或道德淪喪,只是強調一個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的社會。

看到這,這個目標理想難道不是中本聰當初設計的分散式節點設計異曲同工嗎?但比特幣的設計不只如此,還有公共協定(Public Protocol)及勞務報酬的概念,其實這些概念與無政府主義的一種流派很類似:無政府資本主義(討論可見:區塊鏈革命ㄧ書)。

最後,理想如果沒有行動就只是烏托邦,而這群理念者的確將理念轉化為行動。黑客社群希望存在一個「匿名(Anonymous)」而「去中心化(Non-centralized Control)」的世界,所有的參與者,都將以遵守「公共協定(Public Protocol)」的自律方式,建構世界秩序與信賴基礎,比特幣系統因此被創造,區塊鏈世界也因黑客社群的努力而壯大,被廣為人知,而這一切的發生都有賴於黑客社區的協作。

2. 從對於政府破壞中立性原則痛恨,延伸到對金融體系的不滿

除非銀行偷走我的錢,讓我的財產減少或消失,否則當我決定把錢存入銀行,代表某程度上是認同這個金融代管、融資系統,在一般狀況上,人民並不討厭銀行。

無實證證明,人民對於金融體系存在一個根深蒂固的恨。

網路中立性可以說是黑客世界的憲法、最高行為準則。但這個原則對於各國政府不見得佔如此優先的順位,有政府更傾向以中央控管網路,進而有高度可能破壞所謂網路中立性,故可以說,網路中立性的敵人,是以政府為首的管控機制。

因此凡帶有政府色彩,或授權自政府的干預都不會受到黑客的歡迎。舉維基解密為例,因為維基解密直接或間接洩漏國家機密,因而受到各國政府關切、調查以及通緝,同一時期發現,金流業者PayPal居然於2010年1月22日關閉了維基解密募資的帳戶,並凍結其資產,疑似成為政府壓力下的打手。

“在沒有法院判決的情況下,金融體系自動做出切斷金流的措施,是根本性的違背了網路中立性、更是違反承諾”…Denis Jaromil Rojo

這個事件令黑客社群難以接受,認為政府的手甚至深入了金融的每個金流中,將無形的剝奪人民自由,也可以看出,黑客社區對於金融體系的種種作為的痛恨與不信任。

3. 最後才是金融體系本身的腐化

在美國華爾街的貪婪,以金融創新為名,行圈錢之實,在2008年這個泡泡一舉破滅,彰顯了過去十年金融體系自身的腐化。一時間人民的財產瞬間蒸發,政府尚須拿更多錢向「大到不能倒」的企業進行紓困。這樣的情形大大增加了人民對於金融體系的不信任感,根源於自身的腐化。

對於黑客社群來說,創造一個政府奪不走的東西,能與之對抗的事物,成為重要的事。是巧合也不是巧合,十年前的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布倒閉,至今仍是美國最大倒弊案。當年10月31日,中本聰發表比特幣。

十年之後,溫床還在嗎?

當區塊鏈走出黑客社區,就像孩子成年走向世界,沒有了母親的呵護。以比特幣為例,這個生態圈的使用者已經不限於黑客或工程師,許多成功的商業家、政客、中產階級、年輕人都已身在其中。當不同的社區加入,成員組成更為多元,更多價值碰撞,原有的溫床、舒適圈已經產生質變,更多的是磨合與挑戰。

從區塊鏈生態圈成員的改變,另個麻煩的問題是,一般人是否如同黑客,對金融體系有著普遍存在的厭惡呢?這個主觀意識或來自於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影響,但是否有著麼多無政府主義者,或是有什麼額外的元素能夠說服一般人產生同樣的感受?

我們從2008年金融海嘯,已經領會現行金融體系存有許多問題,並與政府一同腐化。不過我想詢問的是:

金融體系需要的是改革,還是一場去中心化的革命?

經過十年,當金融改革已經發生、體系漸趨穩定後,要說服他人去中心化的必要性,我認為越來越難了。為何2018年無法成為落地年?因為過去成功的三大溫床已消失或影響力消退。

?相關報導?

【深度觀點】為了瞭解比特幣,我研究了卡爾.馬克思

海盜灣創辦人:我們已經中心化所有資料,並全部交給馬克.祖克伯


 

《BlockTempo動區動趨》LINE官方號開通囉~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加密貨幣新聞報導!

加入好友

 

文章引用來源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