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透過 ICO 顛覆傳統資本市場?】很抱歉,ICO 現在已經成為富人們的生意

0 32

ICO應該是沒有華爾街這些中間商干預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現在它們看起來似乎不那麼具有革命性了。

 

彭博社報導引用知名ICO網站CoinSchedule的數據顯示,這些ICO開始偏好私下進行募資。

根據CoinSchedule的數據,今年區塊鏈新創公司透過 ICO 所募集的資金達到了180億美元,這個數字接近去年的五倍之多。然而,這個數字取得的過程卻與2017年大有不同,在2018年,越來越多的大型專案透過一筆比一筆還大的資金挹注達到募資門檻, 這些募資行為都是針對經過認證的投資者(你也可以稱之為:富人)進行。

那些原本想透過連上網路,就可以對全世界的專案進行投資的ICO現在已經一去不復返,據報導,Telegram放棄向大眾ICO,其17億美元募資皆是透過私募進行,今年按CoinSchedule排名的10個最大的ICO中,Tatatu的5.75億美元的募資和Basis的1.33億美元的募資,皆是通過私募次進行的。

2018年透過私募進行的大型ICO。資料來源:CoinSchedule,Bloomberg整理

隨著越來越多的政府出手監管,KCY(了解你的客戶)變得越趨嚴格,有些國家早已禁止ICO的行為,ICO專案反而漸漸選擇捨棄了向大眾募資,走向了了私募輪,原因很簡單——哪裡方便往哪去。若監管不允許輕易向大眾募資,那麼這些專案更願意走上傳統募資的老路。

現在世界上的散戶加密市場投資者想要參與這些優質的項目投資已經變得比以往更加困難。

去年2017年7月,你可以看到Bancor在一天內透過ICO向網路上的大眾募得價值1.5億美元的以太幣,甚至造成以太坊網路堵塞,那時的ICO榮景已經不在,伴隨著詐騙的越驅猖狂導致政府監管出手,ICO現在變得更像是傳統的風險投資。

從3件事,變成30件事

這個領域開始從3件事情演變到30件事要考慮,而這30件事與傳統金融領域非常類似。

來自倫敦Autonomous Research的金融科技策略全球總監Lex Sokolin這樣形容到,這大概是對ICO發展來說最貼切的形容了。

ICO最初是作為區塊鏈新創公司通過銷售代幣來籌集資金的一種方式,這些代幣可以在以後用於他們的服務。

最初,創始人所做就只是建立一個網站,上傳一份詳細介紹該項目的白皮書,在社交媒體上宣傳,並以比特幣或以太幣的形式收集資金。

這種簡單、快速的募資形式隨著ICO市場在去年比特幣飆升的反彈中蓬勃發展,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首先,全球監管機構對ICO中的詐騙行為以及逃避證券發行的註冊規範變得更加謹慎,這些監管機構表示許多代幣銷售都很相似。

這意味著許多想要遵守的ICO發行者會選擇花錢聘請律師來避免這些監管雷區,這將使得他們的ICO變得更加昂貴。

而讓ICO不僅合規且更容易的方法——就是將它們提供給「經過認證」的投資者,這些投資者在美國可以免於註冊。

同時,ICO的蓬勃發展也吸引了包括風險投資家(VC)、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和加密對沖基金在內的機構投資者越來越多的關注,這使得這些ICO發行者透過利用這些人資金池更容易籌集到足夠的資金。

許多人認為機構的進場代表著更開遼闊的市場,然而你是否曾想過,在這個更加寬敞的空間中還有沒有留給大眾投資者參與的平等入場券?

CoinSchedule數據顯示,今年ICO籌集的資金中約有18%完全透過私人銷售,以及37%也進行了私人預售。

2017年與2018年募資的金額比較,可以看出隨著私人機構入場,總募資額上升。資料來源:Coindesk,Blockberg整理

如果你能在私募中籌集資金,那麼今天它會是公司最好的ROI [投資回報率],因為它帶來的不確定性最小,監管風險也最小

區塊鏈專案Orbs聯合創始人Uriel Peled說到。Orb透過戰略投資者、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今年在私人銷售中募集了1.2億美元。

包括法律、行銷和諮詢服務的費用,Autonomous的Sokolin估計,一項成功的ICO可能花費100萬到300萬美元。而根據CoinDesk的數據,截至6月份除了Telegram外,這些ICO平均募資3070萬美元。

當然,ICO並不完全像IPO,對於許多人來說,公開銷售有利於在大眾散播自身專案的代幣並鼓勵宣傳,隨著私募的比例不斷提高,被稱為「空投(Airdrop)」的代幣也不斷提升。

(延伸閱讀:【動區知識|不可不知】擁抱代幣空投新時代——什麼是聰明空投(Smartdrops)?

(延伸閱讀:【在幣圈只懂 ICO?】來看看什麼是空投(Airdrop):一場瘋狂的代幣大放送

Tatatu就贈送了價值5000萬美元的代幣給予社群,而Orbs正在向選定的開發者支付這些人使用其平台的費用。

漸漸不屬於「大眾」的 ICO

有些項目仍然可以推出成功的公開銷售,儘管現在這些項目已經很少有人站在代幣銷售的排行榜上。今年唯一的反例應該只剩下EOS,可以說是迄今最大的ICO,總共募資了40億美元

我們看到高質量項目與低質量項目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

CoinList的首席執行長Andy Bromberg說到,該公司幫助企業通過ICO籌集資金。他表示,優質的項目逐漸轉向私人投資者,而沒那麼優質的項目則會發現比以往更難籌集資金。

所有這些轉變都可能指向ICO已經失去了一些對於基層的吸引力……

也許ICO帶來的革新在目前看來只僅僅止步於技術而非制度的改變。這個技術將非流動資產轉變為可交易的代幣,而不是顛覆那些由機構與富人所主導的風險投資資金。

非常弔詭的,若回顧 ICO 的初衷,自其發展至今,在大量詐騙以及愈趨嚴格的監管出台後,現在它的發展就像是一個失敗的工具,任隨世界將其變形扭曲。

ICO —— 扁平化商業壁壘,同時讓每個普通人擁有一同參與這個建構未來世界的機會,它曾經被帶有去中心化理想的社群認為是顛覆傳統金融巨獸的革新,或許我們言之過早、或許我們操之過急,但在現在看來,實踐這個理想的路途可能變得更加崎嶇複雜。

 

– 本文部分改編自Justina Lee ICOs Are Turning Exclusive as Wealthy Investors Snatch Up Deals

?相關報導?

【獨立觀點】究竟人類為什麼需要加密貨幣?——揭開比ICO更大的騙局:KYC/AML

【研究報告|賓州大學】指出:部分「世界頂級的ICO案」隱含危險,僅兩成公司符合白皮書承諾

 

文章引用來源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