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比特幣ATM製造商Lamassu的CEO感慨:「我們需要更多密碼龐克,而不是那些假龐克」

0 32

Zach Harvey是比特幣ATM的最早期供應商之一Lamassu執行長,同時也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愛好者與社群早期參與者。

 

特幣愛好者在2017年八月關於比特幣的區塊大小的爭論中情緒高漲,BTC以及隨後硬分叉出現的新分叉幣BCH兩方的社群論爭,在今年的熊市中也再次上演今年的硬分叉分裂,吳忌寒BCH ABC與澳本聰BCH SV的算力戰很大程度地導致了市場的崩盤與情緒的波動。

對此,Harvey表示了他看到了一些令人感嘅的現象,他說道:「人們再一次追隨了不同的『意見領袖』,他們在密碼領域扮演重要角色,塑造了整體的市場情緒。」

對於社群的影響力人士他認為不全然是對整體密碼龐克有益的,Harvey繼續說道,「雖然當中不乏有很多人表達了對Crypto的信仰,但有些人只是為了在這裡獲得金錢、和社經地位上的快速回報。令我失望的是看到這個規模已經不大的加密貨幣社群的毒性,但這並不讓我感到驚訝。」

一股「具毒性」的假密碼龐克風氣

Harvey認為在Twitter上意見領袖蔓延出一股毒性的「跟風潮」,拖慢了密碼龐克(CypherPunk)整體的發展,他認為:「環境本身會使我們被『所能見的群體』所吸引;獨立的思想家因「遵從」而獲得獎勵,並因異議而受到懲罰。」

也就是說,這樣的風氣在消除歧見,帶起一致的風向與同溫層確實是更容易些的,但他認為如果不秉持著開放思想、心態,讓不同的聲音被重視就會更難再創造和進步。我們在這個領域的政治上也看到了類似的模式,甚至在關於「有機的辯論」(核心問題的議論)中也是一樣。

值得慶幸的是,Harvey欣慰地認為這股毒性並沒有蔓延到現實世界,「根據我的經驗,Twitter上的毒性不會轉移到線下環境。我遇到過來自社群各方,持不同觀點支持者的許多比特幣愛好者,我並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毒性』。事實上,事實恰恰相反,我們的互動帶來的始終是一種享受。」

「我想引用了Fugazi的Ian Mackaye來說,這些(在網路上)散播毒性的人都是『Ice Cream-Eating Mother fucker』」Harvey寫道。

#編按:意指那些刻意要挑事的….人。

盼密碼龐克風潮再起

Harvey舉列了先前的令他感到欣慰的密碼龐克思想諸如Tim May’s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 and Wei Dai’s b-money paper,「密碼無政府主義宣言」和魏岱的b-money紙張等,他指出:兩者都很好地提醒了我們為什麼當初來到這個領域。

Harvey提出比特幣是實踐主義,而不是快速致富計劃或其他計畫的啟動平台。比特幣的目的是通過規避有害執法來規範不良法律並使不良政策民主化。

「任何有助於實現這些目標的系統,軟體或硬體,基於區塊鏈或其他任何技術都值得關注。同樣的,任何因為其他目的失敗的軟體或硬體項目只有在改善了其弱點後才會引起我的興趣。」

在這方面,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和ICO以目前的形式來說是毫無價值,但DEX或ICO v2.0或v3.0最終可能成為分散的強大工具,可以防止所有形式的壓迫。

在2012年,Harvey和Lamasu的共同創辦人Josh曾印製了比特幣明信片,以便在美國東海岸的地區學生自由倡議活動中進行宣傳。當時,他們希望將接受早期技術的資訊、密碼龐克思想傳遞給其他自由主義者。

對於2013年初的國際學生自由會議,他們進一步向這些年輕人展示比特幣的運作方式。透過直接以簡單的設備進行實際支付行為,不僅在會議上帶給大家巨大的衝擊,而且還進入了社交媒體,我們開始對媒體和潛在買家產生興趣。

這是我們將比特幣的熱情提升到新的水平的機會。我們創立了Lamassu並開始生產比特幣ATM。

Harvey表示,他們的初衷一直都是盡可能多地推廣加密貨幣。所以Lamassu的軟體是免費的,開源的和未經許可的。Lamassu不向密碼操作員收取任何機器使用費用,並且他們可以託管在自己的伺服器。

經過了六年,我們仍然堅強,仍然提倡比特幣。從一開始,我們的宗旨一直是更關於實踐主義而非純粹的追求短期利潤。」Lamassu的執行長Zach Harvey說道

?相關報導?

「風投資本家對區塊鏈的描與寫」——Kenetic Capital創辦人Jehan Chu專訪

走過網路時代的大起大落,無名小站創辦人林弘全:在區塊鏈創業,我從0開始


BlockTempo動區動趨》LINE官方號開通囉~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加密貨幣新聞報導!

加入好友

 

文章引用來源

留言
Loading...